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玲珑孽怨 第卅六章 探阴取物 更多>>
 

    玲珑孽怨 第卅六章 探阴取物

    时间:2018-02-08 屋子里骤然响起一阵哄笑声,有人笑道:「还是帮主厉害!」
      赵昆化笑笑摇摇手,道:「嘿嘿,练熟了而已嘛!这婊子身上给我这迷魂棒打了几千次,哪有还练不成的?」转头对成进道:「不过一开始是拿她的姐姐来练的,这婊子运气好,到拿她来玩时我都练得挺熟的啦!」
      成进嘿嘿乾笑两笑,看着姨妈还在痛苦地挣扎着,心中满不是滋味。赵昆化犹自得意洋洋地比划着,讲解着窍门。成进暗歎一声:「亏这魔头居然想得出这种把戏来,竟可以把女人的那儿拿来这样玩法!」
      只见赵昆化又讲了几句,吴山泰便又拿着一把迷魂棒又想试了。旁边有人笑道:「老吴你就算了吧。帮主练了几千次,你没四五千也得有三两千吧?準头还是那么差!」
      吴山泰脸一红,骂道:「你插什么臭嘴!我的吃饭家伙是大关刀,没练过暗器嘛,有什么出奇的?」一棒抛出,打中了杨缃玲右边阴唇。当即便有人哄笑:「有进步了呀!」
      吴山泰嘿嘿一笑,几棒接连抛出。也不知是听了赵昆化的指点,还是突然悟性大进,居然接连几棒都打在杨缃玲的阴唇上,有一棒还真差点钻了进去。只是苦了杨缃玲,幼嫩的阴部好像被一下下地用力敲打着,偏生吴山泰又是一身蛮力,手劲奇大。只疼得杨缃玲脸色发青,咬着牙苦苦忍耐,不使叫出声来。
      赵昆化笑道:「再打下去,小玲婊子那儿都要给你打破了。」当即便有人附和道:「就是就是,今天还没上她呢,可别弄坏了。」
      吴山泰道:「好,最后一棒!」手臂猛的一挥,小小的迷魂棒急飞而去。只听得杨缃玲再也忍耐不住,「哇」的一声大叫,棒子正打中了她阴户中央。棒头到时稍为右偏,在她肉壁上狠狠一戳,藉着猛力冲入她的阴道之中。
      吴山泰一声欢呼,哈哈大笑,得意洋洋地搓了搓手。赵昆化道:「你运气好,这一棒如果不是力气够大,肯定还会掉下来的。」
      成进心中大为不忍,又不敢稍作声息,站起身来走上前去。只见姨妈的阴户上一块块的乌青,阴唇上由于挣扎,被夹子拉得更开,露出里面桃红色的肉壁,看着惨不忍睹。杨缃玲已是满头大汗,紧紧咬着下唇,刚才忍不住大叫了一声,此刻又是倔强地紧闭着嘴。
      忽听赵昆化道:「怎么啦?这么快就忍不住想上她了么?哈哈!你先把那两根东西弄出来再说啊……」
      成进「嗯」了一声,发觉自己一不小心又走到尴尬的境地。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,左手扶在姨妈的臀部上,右手伸长了手指,探入姨妈的阴户之中。
      成进的食指和中指沿着姨妈温暖的阴道慢慢深入,手指感触到姨妈身体微微的颤动。「看来今天我是免不了参加这场对自己姨妈的轮姦了……」成进心中七上八下,只感到自己的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着。又要做一次乱伦的畜生了,成进又是一阵难过。
      虽然,经过上一次对着亲姐姐时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他再一次面对类似的情况时,他不再需要去为此是否应当而苦苦挣扎,他已经能够承受得了。他告诫自己不要再去在乎这所谓道德上的负咎感,因为他早就没有资格去在乎了。
      成进只觉面红耳热,呼吸急促起来。姨妈阴道的肉壁紧紧地夹着他的手指,成进猛然发觉,那儿仍然是乾燥的,手指刮过,都带来一阵剧烈的磨擦。他可以竭力使自己不去顾忌这乱伦的罪恶,但他仍然很难不去顾及姨妈痛苦的感受。
      第一根迷魂棒被夹了出来,杨缃玲仍然一声不吭,好像事情根本不是发生在她的身上一样。对于各式各样的对她身体的凌辱,杨缃玲早已经习惯了。她这迷人的肉洞,八年来除了肉棒之外还曾经被插入过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,她根本没法算清。外甥……好在她并不知道这位是她的外甥……的两只手指,实在算不了什么。
      成进两根手指再次进入姨妈的身体,深入、深入……但他却发觉,他再也够不到第二根迷魂棒了。那根东西,看来显然已进入到她的子宫里去。成进心中一颤,他知道即将发生的会是什么事。
      那边吴山泰开口了:「怎么啦?弄不出来啦?哈哈,要不要帮忙?」
      成进实在不想亲自带给姨妈更大的痛苦。但当他回头一见吴山泰那粗壮的手臂,几乎比自己的手臂粗了一倍,他只得咬咬牙改变主意。
      「不用了。」他勉强对吴山泰笑了笑。
      成进皱了皱眉,呼一口气,将五指合拢,顶开姨妈的阴户,慢慢向里面插进。手掌完全进入了姨妈的阴道里,一寸一寸地深入,将窄小的阴户大大地撑开。
      耳边响起姨妈痛苦的呻吟声,成进知道她一定很痛,他的心也很痛。
      姨妈的阴道是如此幽深,成进的腕关节也进入到里面了,他的手指终于触摸到花心。
      轻轻一碰,杨缃玲的身体随即猛地一抖。后面响起一阵哄笑声,但成进却笑不出声来。他多么希望眼前的这个美妇人跟他没有任何关係,这样他便可以心安理得地跟着他们一起玩弄她美艳的肉体,一起享受着她的痛苦。他不是也很喜欢这调调儿吗?骤然间,成进发生自己的肉棒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已经硬梆梆地直挺起来了。
      成进轻轻地挪动着手指,姨妈温暖的肉壁箍得是这样的紧,第一下轻碰都带来她的一声轻呼,也使得成进的心中一紧。成进满头大汗,手指虽然已碰到目标,但却难以将它弄出来。
      后面有人在催:「快点快点!」几乎便要喊加油了。成进咬了咬牙,心道一声「长痛不如短痛」,三根手指猛地向前一伸,在姨妈一阵惨叫声中,捏住了那根小棒子,慢慢退出。
      成进喘一口气,将手里的物事丢在地上,挤出一脸笑容,走回赵昆化他们中间。身后杨缃玲的哀号声尚未结束,但成进实在无暇顾及了。他满头大汗,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似的。
      赵昆化奇道:「怎么?不想上她了?你不是很猴急吗,这娘们便是玲婊子的妹妹,嫣奴的姨妈啊……嘿嘿!」成进无奈地比划了一下刚刚进入过姨妈身体的手掌:「那儿现在不嫌太鬆了吗?」
      赵昆化笑道:「嘿嘿,担心什么。早跟你说过了嘛,这名器好就好在这里,很快又会像处女一样的紧了。」
      旁边吴山泰已有些不耐烦了,连声道:「怎么样?你上不上?你不上我可先上啦!」成进心下踌蹰,摇摇手道:「你先吧……」
      早有人将杨缃玲解了下来,抬到这边来。吴山泰一把扯开吊着铃铛夹在杨缃玲乳头的两只小夹子,一对大手便即抓着她丰满的乳房猛揉起来。杨缃玲双手被绑在身后,耷拉着头,听任吴山泰玩弄,并不挣扎。多年来她也不知被玩过多少次了,这一次仅仅是几百次中十分普通的一次而已……
      杨缃玲双腿被分开成一字,仰倚在吴山泰的怀里。她的身体已经布满着手掌,从粉颈到脚趾,全身上下被这帮嘻笑着的男人摸着、捏着。她的头无力的偏在一旁,空洞的眼神呆呆地也不知在看着哪里,她没有流泪,泪早就流光了。只有当有人搔动了她的敏感之处,这漂亮的脸庞才会产生一点反应。
      成进的肉棒已涨得十分难受了,姨妈这受虐中的美丽胴体持续地激发着他的兽性,他突然涌起一阵强烈的感觉,他要把满身的慾望都发洩在姨妈身上,享用她这美艳肉体的一分一寸。他的心里已经默许他去做,他的身体更是催促他去做,但他居然还是坐着一动不动。
      赵昆化看在眼里,肚内暗笑,指指成进的鼻子道:「是不是?叫你上你又不上,现在憋得难受吧?嘿嘿!」成进一脸色相被他看穿,颇为尴尬,跟着他嘿嘿两声。赵昆化笑道:「还是我再叫两个进来吧。你要谁?还是嫣奴吗?」
      成进一听,忙道:「这个上次已经试过了,还是别的吧。」吴山泰在旁听到,哈哈笑道:「对呀,收在这儿的美女个个绝色,不多试几个太可惜了。」赵昆化笑笑指着一人道:「阿坚你去找阿茵,叫她带两个过来。」
      成进心中一动,问道:「阿茵自己不来?」赵昆化一怔,啐道:「原来你想要她?嘿嘿,来到这间房的女人一个个可都没好果子吃的,阿茵还从没进来过呢……」成进回想起刚才阿茵带他来时的神情,果然是对这儿颇为忌惮。只听赵昆化续道:「你是不是真的要她来?」成进笑笑点了点头,赵昆化道:「看在你是副帮主的份上!」手一挥,「叫阿茵带晶奴过来。」那个阿坚恋恋不捨地离开杨缃玲的裸体,向外走去。
      成进目送着阿坚出去,心里想着阿茵的丰姿。旁边的吴山泰已将肉棒贯穿了杨缃玲的小穴,正呼呼有声地抽送着。成进转头看去,只见姨妈被吴山泰压在身下,十几只手仍不停在她全身上下玩弄着。成进脸色大红,肉棒已翘着老高,姨妈令人销魂的连绵呻吟声便似在耳边不停地催着情。
      成进别过头去,旁边的活春宫便再精彩,他也努力定下心不去看,因为,那个正惨遭凌辱的女人是他母亲的亲妹妹。即使他已下定决心不去顾忌这什么伦理道德,但他还是觉得去想像阿茵的裸体比较好……
      赵昆化看在眼里,笑道:「嘿嘿,忍不住了吧?这婆娘就是够劲,强得要命,比她姐姐还跩。那年我刚刚把她抓来的时候,可真疯得像只母老虎一样,又骂又闹,没一刻安宁。现在算是老实多了。」
      见成进一脸迷茫,赵昆化又道:「那时候已经玩了玲婊子两个月了,本来已经有一点腻了,但她一来,哈哈,马上又把我的兴致撩上来了。那时可真够爽的,我们先把这婊子捆得结实吊起来,然后就先当着她的面玩玲婊子,十几个人围着一起上。这婊子吊在那儿又哭又骂的,倒是她姐姐的骚穴给插了两根肉棒,反而没有闹出声来……
      「我们奸了一轮玲婊子后,才将小玲婊子押到她姐姐面前。我就骑在玲婊子的脸上,把肉棒插到她妹妹的骚穴里。哈哈,看着她们姐妹俩的表神,真是爽透了,我一辈子最开心就是那个时候啦!」